高級女督察陳淑宜 職業制服

陳淑宜,42歲,是個高級督察,大學畢業即加入警隊,25歲和當時的署長結婚,育有兩子,結高學歷高素質、、貌美如花、高官歡迎、所有警察喜歡的女上司,所以大多數時候,她都是指揮行動,自己出馬的少之又少。

今天陳淑宜也在指揮一起連環姦殺案,死者都是一等一的美人熟女,有輪姦至死的、性虐至死、尿液溺斃、子宮及肛門重傷和過量春藥至死等。陳淑宜尋找適合的女警放蛇,在一所愉商店的用戶名單中找可疑目標,希望在目標訂購春藥時搜集證據繩之於法。只要不暴露自己的身份,臥底就算被輪暴也無所謂;只要可以讓自己升官的話,大不了賠償一點金錢再加個獎章就行了。

這天,陳淑宜一直在等假扮性商店快遞員的女警報到,可是那女警竟然臨時有病,未能出現,時間和各單位也部署好了,不能改期,而且所有級都在見直播,絕不能就此放棄。現場除了自己就沒有任何女警了,陳淑宜無奈,只好自己上吧。打算一找到證據就馬上用暗號通知所有單位出動。

陳淑宜脫下在辦公室才穿的全套警察製服,換上性感的深V領無袖T恤和超短裙,露出性感修長的雙腿,套上5吋的高跟涼鞋就出去了。

現場到倉庫的路上很黑,而且師空礦,是一所停了工的大型停車場的一角小倉庫,所以所有警員都部署得很遠,免被發現。陳淑宜此時已經到了倉庫門口,她敲了敲倉庫大門,說:「李龍山在嗎?你有快遞。」

李龍山是包裹上寫的收件人,陳淑宜覺得,這個李龍山應該是倉庫晚間的值班警衛吧。

「怎麼是個女的來送快遞?」一個肥頭肥腦的男人走了出來,他滿臉通紅,一身酒氣。

陳淑宜捏了捏鼻子,暗想,這男人味真重。「啊,這裡太偏了,快遞員不肯送,就我來送了。」

「喲,真是遇到仙女了。」看清陳淑宜後,李龍山不禁兩眼發直。

陳淑宜的深V領無袖T恤,把陳淑宜幾乎半個胸脯都露了出來,為了達到「吸睛」效果,陳淑宜甚至沒有穿胸罩,真空上陣。而超短裙,更是顯露出粉嫩修長的雙腿,內褲隱約可見,可以毀滅任何一個男人的理智。陳淑宜見這個男人雙眼看著發直,不免有點得意,男人嘛,哪個男人不喜歡多看我幾眼的。

但萬事總有意外,陳淑宜想快點位功,於是試著打聽,「請問,倉庫裡還有別人嗎?這貨很特殊……」

「對對,我得拆開了看看。」李龍山沒有直接回答,他不懷好意的看著陳淑宜,「你跟我進來吧,這裡太黑,看不清。」

陳淑宜遲疑了一下,「好吧,你要快點哦。」然後跟著李龍山走進了倉庫,心想希望他就是疑犯,馬上套他說話,一有證據就通知手足做事,馬上拉人。

陳淑宜走進了倉庫,她四周打探了一下,這裡很乾淨,物品堆放很整齊。門內不遠處的角落,擺了一張床,這是給值班警衛用的。不過,這床邊還坐著一個男人,光著上身,叼著廉價香煙,同樣酒氣熏天,正直勾勾的盯著陳淑宜的大腿根處看。

陳淑宜的超短裙很是暴露,稍一走動就會把內褲亮出來。對於這樣沒有禮貌的目光,陳淑宜有點不慣,因為一向都是高高在上的她,由中學開始已是校花,沒有人敢對她無禮。這個男人長得醜,又凶又粗魯,高高大大,很強悍的樣子,而且一看就知道他不是個好人。

本來希望倉庫裡不要有人,但有個這樣的男人,情況可能會有變化。

「好漂亮的熟女,你從哪弄來的?」這個長得很高大魁梧的男人說道。

「啊,我是來送貨的。你們快點驗貨吧。」陳淑宜裝做有點害怕的樣子,她知道這樣很容易引起男人的征服欲。

「大君,你去關上門啊,外頭風好大。」李龍山淫笑著使著眼色。

「哦,我這就去。」原來這個長得很魁梧的男人叫大君。

這點小聰明哪騙得過陳淑宜,陳淑宜笑吟吟的目送大君去關門,哦,是鎖門。陳淑宜暗自好笑,原來是兩個好色的流氓,看來自己今次真的找到犯人了。

「這包裹怎麼破了!」李龍山終於看到陳淑宜故意弄破的地方了,以為找到為難陳淑宜的理由了。

陳淑宜假裝難過,「都是我不好,剛才不小心弄破了。我馬上回去重新包好送來。」

「不行!我們等著用這東西呢,你一來一回幾小時啊?」李龍山厲聲說道。

「有的東西破了就是破了,包不起來了!」一隻大手拍了一下陳淑宜的屁股,順手又摟住了陳淑宜的纖腰,不用說,那是鎖門回來的大君。

「對對,就是你的處女膜一樣,破了就補不起來了。哈哈哈。看你的樣子應該結了婚吧?」見陳淑宜害怕,李龍山得意極了。

「放過我吧!我不但結婚了,還有兩個孩子了。我不是故意弄破包裝的,我可以賠的。求求你們,快放了我,我要叫人了!」陳淑宜不停的掙扎,不過她斷定自己是不可能從大君懷中掙脫的。

大君一手摟著陳淑宜的腰,一手鎖住陳淑宜的雙手,喝道:「你叫啊!這裡就我們幾個人,你叫也沒用!再叫,我就割了你的喉嚨!」

「大君你凶什麼凶!說到底這倉庫是我的地盤好不?你不是這裡的人,這熟女也是我叫來的,要上也是我先上。」李龍山不滿的說。

大君忿忿的瞪了李龍山一眼,「憑什麼你先上!這熟女是我先抱上的。」

「求你們行行好,不要幹我,你們怎麼樣都行,就是不要幹我。我不叫了。」陳淑宜嘴上雖然這麼說,但心裡很開心,因為兩個男人居然為了自己翻了臉,這讓陳淑宜很得意。

「你先抱上就是你的啦?這熟女不是妓女,是送貨的。如果你做過火了,我也保不住你!」

很奇怪,大君聽到這句話後馬上變乖了,不再說什麼,只是重重地把懷中的陳淑宜扔在了地上,坐到一邊抽煙去了。

李龍山也不答理他,將摔在地上的陳淑宜一把抱起,走到值班用床邊,將陳淑宜平放在床上。陳淑宜有點著急,你倒是粗暴啊,都不憐香惜玉。

李龍山俯下身子,連親了陳淑宜幾下,「啊哈,小寶貝……」

李龍山一身汗臭,加上酒氣煙味,一般女人絕對討厭。可是陳淑宜偏偏就是要引他做出證據。越是長得醜的,又髒又有體味的,陳淑宜越是喜歡。所以她並不躲閃,任由李龍山的髒嘴在自己漂亮的臉上亂親,還「害怕」的暗示著說:「求求你不要幹我!除了幹我,你做什麼都可以。」

李龍山突然想到了什麼,直起身體,壞笑著說:「小寶貝,不幹你也行。你陪老子喝杯啤酒就行。」

這下輪到陳淑宜弄不清他想幹什麼了。正當陳淑宜想不出說什麼是好時,李龍山已經跳下床,拆開了包裹。原來那麼大的包裹裡卻只有一包500克的藥粉。李龍山取來一隻杯子,倒了約10克藥粉在杯子裡,再斟滿啤酒。

「啊,啊,大哥,你,你想幹什麼?」陳淑宜開始緊張起來,這到底是什麼藥啊。

「哼哼,你自己賣的還不知道我想幹什麼!?」

大君似乎明白過來了,「李哥,你是不是買的春藥啊?」

「嘿嘿,你給老子喝下去!」李龍山一手捏開陳淑宜的嘴巴,一手端著酒杯硬倒了下去。

大君忍住嘲笑起來,「李哥,原來你怕她不從你啊,想先下個藥啊,至於嗎?還買了這麼一大包。」

「哼,你懂什麼?這藥是強力的春藥,俗稱『蕩婦淫』,入口就起作用,只要那麼一點點,管教這小美人淫水直流,跪著求我幹她。這樣一來,那算是她自己試藥了,反正是她自己店裡的東西,不關我們的事了,哈哈。」

陳淑宜被酒嗆了兩口,還是被陰道著喝下了。陳淑宜暗自吃驚,飲了春藥如何是好?不過真的,不到1分鐘,加上被李龍山猥褻了一會兒,已經有點發情了,不如乾脆「將計就計」,於是立刻起身雙臂勾住李龍山的脖子,吹氣如蘭,「好哥哥,你害死我了。求你快來幹吧,你不幹我的話,我會死掉的。這藥,可厲害了。」同時送上香唇,在李龍山的髒嘴邊遊走,渴望著李龍山與自己接吻。

「哈哈,你不是不讓幹你嘛?什麼已結人妻!!??你們店的東西你得先試用。哈哈哈。」

「哥哥,好哥哥,啊,不,現在開始你是我的主人,請主人別折磨我了。來,操我,操我的陰道……」

「先不著急!小騷貨,你先下床給哥幾個跳段脫衣舞。」

「主人哥哥,你別折磨我了,哎呀,陰道開始癢了。」

「先跳脫衣舞!跳得好,哥自然就會來操你。」李龍山得意之極,而且他已經不急著操陰道了,只是想慢慢的玩弄陳淑宜。

陳淑宜無奈下床,踢掉細長跟的高跟鞋,「這裡沒有音樂,我跳不起來,我就給大家做幾個壓腿動作吧。」

陳淑宜其實是有點舞蹈功底,這還是在大學裡練的。不過加入警隊後,沒有機會跳,有些生疏了,不過壓腿、下腰之類的基本功倒是可以展示一下。她將腳放在餐桌上,下腰,做出一個標準的壓腿動作,掀起超短裙,讓大家看清楚她的黑色蕾絲內褲。

她的內褲已經有一小片濕了,陳淑宜紅了紅臉,自言自語道:「都已經濕成這樣了呀!」然後擡頭看了一下李龍山和大君,笑著用力撕裂了自己的內褲。

兩個男人「呵」了一下,顯然沒有想到陳淑宜竟然撕裂了自己的內褲。「這條內褲真是多餘,我要用我的陰道來伺候主人呢,主人是不是也很喜歡我的陰道啊。」說著,雙手繼續撕扯,直到把內褲完全撕破,使陰部完全暴露在空氣中。

這是陳淑宜第一次撕自己的內褲,她一直喜歡男人用撕的方式把自己剝得精光,沒想到第一次是自己撕。

陳淑宜扭頭看了一下,兩個男人們目不轉眼。於是沖著兩個男人淫笑了一下,直起身,將壓在桌上的腿擡高,拉直,將白皙修長的美腿緊緊貼在自己耳邊。這是個高難度的動作,引得二人鼓掌叫好。同時,陰道陰道也完全暴露出來。紅紅的,嫩嫩的,如同剛剛綻放的花朵,等待著男人的摧殘。

「好漂亮的陰道!」大君看傻了眼,「李哥,你再不操,我可要上了。」

「哥哥別急呀!幹我的順序,由我來定好不好。」不等大家說話,陳淑宜接著說,「先是李哥,他是我的主人,主人滿意了,我才能讓別人幹。不過請相信我,我讓主人滿足之後,也會讓大君哥哥幹到爽的。」

陳淑宜說著放下腿,對李龍山屈膝下跪,說,「主人,我這樣說,可以嗎?」

李龍山見她把自己擺第一位,特別高興。陳淑宜暗想,這個李龍山似乎有大君的什麼把柄,如此強悍的男人都不得不向他低頭,自己最好給足他面子。但是裡面的情況自己實在不知道,最好也不能得罪大君。

「如果大君哥等不及,我身上不止一個穴哦。」一邊說,陳淑宜一邊開始盤頭髮,以避自己被幹時,壓到自己的長髮影響快感。

這時,大君突然比背後抱住陳淑宜,陳淑宜嚇了一跳,但很快平靜一下,「大君哥,你除了得在我主人之後幹我外,你什麼事都可以做!」陳淑宜因春藥的藥力,開始喜歡大君的暴力。

大君立刻用力抓住陳淑宜的奶子,雖然隔著T恤,但飽實感依然很強烈。「哦,你這巨乳妹,奶子真不錯。真圓!咦,你的胸罩呢?」

陳淑宜渾身上下都是性感帶,奶子被大君這麼一抓,身體立刻軟了下來,盤頭的動作也慢了。「啊,啊,真舒服,再用點力,奶子,奶子快要爆了。啊,我好像忘了戴胸罩,這衣服,品質好像不太好!」陳淑宜呻吟著。

大君立刻反扯著T恤的深V領兩側,用力一撕,整個T恤應聲而裂,滾圓的奶子彈了起來,翹翹的,像是對著李龍山示威。

「媽的,大君你什麼意思?不是說好是我先上嗎?」李龍山有點怒了,本來是他想幹的事被大君搶先了。

「去你媽的蛋!這賤貨的陰道我已經同意留你先操了你還想怎麼樣!除了陰道,別的地方我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大君雖然毫不示弱,但實際卻是服軟了。他用力將撕成兩半的T恤扔在地上,以此洩憤。

「對呀,我的陰道給主人先操,別的地方大君哥隨便怎麼玩都行。主人操過之後,大君哥若不嫌棄,也可以接著繼續幹爆我的陰道啊,直接內射沒關係!」說著淫蕩的真心話,陳淑宜覺得陰道一熱,一股淫水流了出來。

「好,大君你給我記著!」李龍山恨恨的說。

「這就對了,主人操我時,只要我身上有什麼地方閑著,大君哥別客氣,直接玩。」陳淑宜完成兩個男人之間的平衡的同時,也把頭發給盤好了。

她起身走到床邊,緩緩躺下,玉體橫陳,對著李龍山嫣然一笑,「快點上我吧主人。我差不多快一個月沒有被男人搞過了。那兒很緊的,幹我就跟破處一樣。哦,藥力已經上來了,我已經欲火焚身了。我的裙子沒有撕,留給主人的,請主人儘量粗暴些、殘忍些,我很樂意讓主人強暴。」陳淑宜說這話時,嬌喘連連,乳房一顫一顫的,那模樣,既惹人憐愛,又讓人想狠狠的操她!

李龍山剛才被大君羞辱,有火沒地兒發。受到陳淑宜這樣的誘惑,哪個男人受得了。

陳淑宜的超短裙不出意外的被扯下,而且是被撕得粉碎。李龍山撕得特別狂暴,似乎就是撕碎了陳淑宜一樣。這使得陳淑宜一陣子激動,原來李龍山也很暴力啊。「來吧,把力量都使到我身上吧!」

李龍山的褲子早就脫了,他悶吼一聲,硬梆梆的肉棒借著淫水的潤滑,幹了個盡根而入。

陳淑宜的陰道突然間有了飽實感,忍不住高吟一聲:「好哥哥,好主人,你太棒了,好喜歡你的大雞巴,要幹死妹妹了。」

「你這個爛妓女!」李龍山幾乎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肉棒之上,瘋狂的抽插著。同時,雙手攥住陳淑宜的奶子,不讓大君玩。

「好厲害,主人,你快把我撕碎了。啊,還要,奶子,擠爆吧。」陳淑宜忘情的大叫。

「真是緊啊,你的陰道真的跟處一樣,爽!」李龍山幹了一會兒,停下來喘口氣。

「啊,求你不要停啊,爽!啊,我的奶子呢,好不好玩?」

「你奶子真是堅實!又大又挺,極品!」

「啊,每個玩過我身子的男人都說我是極品。」

「操你個賤貨!你被多少男人幹過。」剛剛緩下來的李龍山又被刺激起來,更加發力的幹陳淑宜,陳淑宜也把雙腿張開到最大,任由李龍山馳聘。

大君沒有玩到陳淑宜的奶子,正在鬱悶,聽到這句忍不住插嘴,「你管她被多少男人玩過!反正你我都不是最後一個!」

「那不一定啊,要是你們姦殺了我,不就是最後一個嘛。」陳淑宜淫蕩的說。

「老子姦殺了你!」李龍山吼道。

「好啊,來啊,你幹爆我的陰道吧,把我的陰道幹爛,把你的大雞巴一直幹到我子宮裡面去!我今天是排卵期,陰道全歸你了,盡情的玩吧!我沒有避孕!!」陳淑宜的淫賤讓人吃驚。

李龍山跳下床,把陳淑宜的玉體拖到床邊,將兩條玉腿分開,半蹲著向前一沖到底。陳淑宜「呀」了一聲,感覺肉棒狠狠的插入了宮頸。李龍山幾乎沒費什麼事就把龜頭頂入子宮了。

陳淑宜這才注意到,這個李龍山擁有一根巨棒,輕輕鬆鬆就能幹到自己子宮裡,這讓陳淑宜又驚又喜又怕。

李龍山沒什麼性交技術,只會一味的蠻幹。什麼九淺一深之類的技巧在李龍山眼中統統都是扯淡,他只會從頭到尾的硬幹到底。陳淑宜感覺李龍山的龜頭一次又一次幹過自己的宮頸,自己的宮頸被撐到最大,幾乎要撕裂了。

被幹了20分鐘後,陳淑宜幾乎要虛脫了,李龍山的肉棒已經保持了長時間強力度高頻率的抽插,而且到現在也沒有射精的意思,自己被這根肉棒幹得發疼,尤其是宮頸,本來就是最柔軟最嬌嫩的地方,少來幾下還比較刺激,哪能這麼長時間高頻率的抽插,更何況已經被李龍山硬生生搗了上百下了,還沒有停下來休息或射精的意思,似乎真的要幹爆自己。

「主人,放過我的陰道吧。真的要爆了。」陳淑宜開始撒嬌討饒。

「做妓女的少廢話,老子今天就是爆掉你!」李龍山根本不像是開玩笑。

「好主人,好主人,饒了我,我不敢了。您真的要幹死我了。」

「賤貨!現在開始求饒了!遲了,老子非幹死你不可!」李龍山咬牙切齒,更加用力了。

陳淑宜發現自己真的犯了一錯誤,太輕視李龍山了。一開始還以為李龍山沒什麼能耐,所以要求他先上自己,留下好戲在後頭。因而不停的刺激他,以為這樣會快一點完事。現在李龍山真的發了瘋,每一下插入都似乎要致陳淑宜於死地,陰道開始發疼,宮頸也撐得有些受不了,再這樣下去,陰道陰道真的會被玩殘的。這可不行,自己還年輕,還有許多根肉棒等著自己去品嘗呢。

「啊,大君哥,你怎麼不動手玩我啊。也來啊,使勁玩我。」陳淑宜的意思很明顯,她是想提醒大君快來救一下自己一下。但大君冷笑一下沒作聲,這讓陳淑宜心中一寒。

陳淑宜現在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了,現在只有兩個辦法:一是向繼續向李龍山求饒,看看他肯不肯停下來讓自己休息一下,二是以更加淫蕩的表現讓李龍山快點射掉。

「我是個賤陰道!爛貨!妓女!母狗!」陳淑宜選擇了第二個辦法,她決定表現的更下賤一點,這樣才可能儘快讓李龍山射精。

「我是個不要臉的騷貨。上過我的男人成千上萬,在我嘴裡爆漿的肉棒數也數不清。」

陳淑宜如此不要臉的表現出乎李龍山的意料,想不到這麼美豔的女人竟會說出如此下賤的話,看來這藥可真厲害啊,真的可以把一個淑女變成一個蕩婦。

李龍山不禁下體一緊,差點射出來。這點細微的變化讓陳淑宜察覺出來了,她覺得自己的努力有了回報,插在陰道裡的肉棒開始放慢了速度,似乎要射了。同時,陳淑宜感覺自己的第一個高潮也要來了,一定要在自己高潮之前讓李龍山射精!所以,必須使出更多的招數來刺激李龍山。

「我還喝過男人的尿,舔過男人的腳,吸過男人的屁眼!」陳淑宜下賤的毫無底線。她一邊刺激李龍山,一邊注意把握好時機進行有節奏的縮陰,用力夾住肉棒。

「我操,你這不要臉的……」李龍山哆嗦了一下,射出一波又一波濃精,直接灌入陳淑宜的子宮。

就在李龍山射精的同時,陳淑宜也迎來了第一個高潮,這次高潮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強烈,大量湧出的淫水打濕了尚未撥出的肉棒。

「喲呵,潮吹了!」大君驚歎道。

陳淑宜雖然很容易高潮,但潮吹卻是第一次。李龍山滿意的撥出肉棒,欣賞著陳淑宜的潮吹。陳淑宜撫摸著自己的陰戶,全身上下如過電一般,一顫一顫的,呻吟聲勾人魂魄。

見陳淑宜高潮結束,大君笑嘻嘻推開李龍山,騎在陳淑宜身上,把自己肉棒送到陳淑宜嘴邊,「不好意思,剛才我沒救你,你爽不爽,要不要感謝我。」

陳淑宜雖然氣得沒有理他,但卻主動含住了他的雞巴,一邊為其口交,一邊想,剛才是有點恨他怎麼不過來救自己,但也因為如此,才引發了自己第一次潮吹。也許以後會享受到更多的快感,這麼說來,大君還是自己的恩人。因此,不顧自己潮吹後身體軟弱無力,陳淑宜決定給大君一個驚喜做為報答。

「大君哥,剛才是有點恨你不來救我。但我現在想明白了,剛才要是救我,我就不會享受到潮吹的快感。這可是我第一次潮吹哦。所以,我要報答你!」

「哦,你怎麼報答我?」

「我以前從來沒有玩過性虐,也不知道你喜歡不喜歡。你想不想虐待我?我可以讓你虐一次,決不反抗。我做你的性奴,虐我的方式不限,怎麼糟蹋我都可以的,怎麼虐待我都願意承受,無論多麼大的痛苦我也會忍受。你用皮鞭,還是滴蠟,還是鐵夾子夾乳房?」

「哦,那我就不客氣了。我最喜歡性虐。」

「嗯,別客氣,我願意的,我願意你用任何方式虐待我,決不後悔。」

「我性虐失過好幾次手,有次還差點出人命的,最後那妓女終生殘疾的!」

「放心吧!你有什麼手段就在我身上使出來吧!我這妓女受得起!」陳淑宜很喜歡叫她「妓女」、「賤貨」,她時常在想,自己是不是骨子裡就是一個妓女。但一面又想,外面的警察應該已成立錄音,今次有證據了,希望他們快點衝進來。

大君看看四周,拾起地上被自己撕破的T恤,將陳淑宜的雙手反縛在其背後。陳淑宜滿懷期待,也不問為什麼。

大君再看看地上,超短裙在李龍山的盛怒之下已經撕得不能用了,於是拾起破裂的內褲,將陳淑宜雙眼蒙住,再繞到腦後紮緊。

天啊,我很快就要被這個男人性虐了。他會有多殘忍呢,我會被玩殘嗎,我會死掉嗎,為什麼還未有人來。被蒙上雙眼的陳淑宜激動的想著。

「妓女,等下你會很痛,先吃點這個。張嘴!」大君的聲音聽起來很體貼。陳淑宜也不問喂她吃什麼,就張開了嘴。

倒入嘴裡的是藥粉。

「大君,你瘋啦。這藥粉很厲害,網上說只要一點點就可以讓普通女人成為蕩婦任男人姦汙。剛才我已經對這個女人下過藥了,你居然還倒上這麼多!想出人命啊。」這是李龍山的聲音。

「謝謝主人關心。不過剛才主人差點要了我的命,現在何必惜乎那點藥呢?」陳淑宜覺得好笑,反正是假藥,自己乾脆一賤到底。

「臭妓女,你知道他倒了多少到你嘴裡嗎?半包藥粉!有200克!是20倍啊!」

陳淑宜說:「半包嗎?沒關係。大君哥,請把剩下的,全部倒入我嘴裡吧。今天很爽,我很高興,我願意讓大君哥盡情的性虐,就算出點什麼意外,也不關大君哥的事,全是我自己造成的!」

「嘻,我也不知道這藥粉倒多少會出人命。但既然已經倒了半包了,反正要出人命,那就滿足你,全倒!」大君真的把剩下的半包都倒入陳淑宜嘴裡。

「嗯,嗯,大君哥,你好冷酷。你應該性虐出過人命的。不過,我喜歡你,願意被你虐死。來,玩我,搞死我,讓我高潮吧,我死而無憾。」

陳淑宜高亢的聲音在倉庫裡回蕩,聽起來鏗鏘有力,無比堅決,但陳淑宜心裡清楚,大君明知會出人命,還把整包藥都喂給自己吃,對生命真的是毫不在乎。在他的手上,八成出過人命。剛才他說把人家虐得終生殘疾,一定不是真話,像他這樣對漠視生命的人,絕對不止是把人虐得終生殘疾這麼簡單。

「嗯,你很聰明。」大君讚歎道,「我性虐起來總是不知道輕重,老是失手。我性虐死了幾個隨便找來的女人了。」大君見陳淑宜已經被完全控制住,乾脆實話實說了。

「沒事。大君哥你不必顧及我,我剛才被主人幹成那個樣子,我自己都覺得好賤好賤,怎麼可能配做女人呢。你就當我只是一個人盡可夫的妓女吧,盡情的虐吧,能讓你性虐一次是我運氣好,三生有幸。請你完事後一定記得把我扔遠點,別讓人發現。」

陳淑宜的話很讓大君感動,現在的陳淑宜已經完全投入到性虐的遐想當中,她對大君的性虐既期待,又害怕,不知道這個大君會使出什麼招數,如果大君真的把自己虐死了,自己也就不必要什麼體面了。眼前,自己已經被控制住,逃也逃不掉,而且性虐是自己主動提出,就算現在想反悔,這個大君估計也不會同意了。

大君沒有讓她等太久,他將陳淑宜平放在床上,在她屁股下塞了一隻枕頭來墊高陰部。陳淑宜知道要虐陰,就主動張開了大腿,心裡默默的說:「來吧,無論什麼痛苦我都願意承受,要是真的死掉了也是自己造成的,怨不得旁人。」接著,大君將一隻帶著金屬瓶蓋的啤酒瓶塞入的陳淑宜的陰道。

現在塞入自己陰道的,是一只有著金屬瓶蓋的啤酒瓶。瓶蓋的四周是有齒的,這些齒刮過陰道壁的時候,陳淑宜不禁倒吸一口涼氣,好痛!瓶蓋繼續插入,直到陰道包住了瓶蓋。

這時,所有的瓶蓋齒都已經劃在了陰道壁上,稍微一動就會痛得陳淑宜渾身直打顫,只是雙手被縛在背後,無法動彈。為了讓自己輕鬆些,陳淑宜惟有把雙腿張到最大,並本能的扭著的身體躲閃。

一直在邊上觀看的李龍山爬上了床,他從陳淑宜背後用力抱緊了她,使其無法扭動。「這下這做妓女動不了,大君你用繼續,哈哈,你玩你的,我也玩玩她的奶子。」說著,雙手在陳淑宜的奶子上用力抓著。

大君奸笑了一聲,這笑聲令陳淑宜膽寒。大君將瓶子迅速旋轉起來,冰冷鋒利的瓶蓋齒在陳淑宜陰道內最嬌嫩最敏感的地方割過,巨痛激得陳淑宜全身崩直了起來,一聲聲慘叫在倉庫裡回蕩。但大君並沒有停,他持續旋轉著瓶身,無情的瓶蓋齒不斷劃過陳淑宜的陰道壁,似乎想把陰道壁上的嫩肉割下了一樣。

來自性器官的刺激幾乎要把陳淑宜送上了天,她的小嫩陰道從來沒有受到過這樣的刺激。這才是痛並快樂著。這太殘暴了!陳淑宜高聲慘叫,她又一次達到高潮,新一輪的潮吹開始了,這次要比上一次更加激烈,淫水如噴泉一樣湧出。經驗豐富的大君猛的撥出酒瓶,鋒利的瓶蓋直接割過整條陰道,陳淑宜頓時就淒厲得尖叫起來,身子掙脫了李龍山的控制,潮吹更加沒了遮擋,如同尿出來一樣。

「又潮吹了,你真是潮吹女王。」大君和李龍山一邊欣賞著這次潮吹,一邊讚歎著。

幾分鐘後,痛苦的慘叫漸漸變成高潮的呻吟,也分不清陳淑宜到底是痛苦還是享受。潮吹使陳淑宜身心愉悅,怪不得有些女孩喜歡性虐,原來被虐的感覺這麼好。

「謝謝……啊,謝謝你們,啊……再來……啊……」潮吹漸漸停止,陳淑宜卻還沒過癮,「可是,你們……只能這樣嗎……我還好好的,請再虐我一次吧!」

陳淑宜的話使大君和李龍山有種深深的挫敗感,他們不約而同的對陳淑宜的乳房開始了摧殘。李龍山將陳淑宜的一隻奶子拉扯成各種形狀,指甲嵌入雪白的奶子中,留下一個個血印。大君也撲了上去,一隻含住陳淑宜另一隻乳頭,用牙齒不停的用力撕咬著。

陳淑宜的尖叫聲再次響徹整個倉庫。乳頭是陳淑宜最容易起性欲的地帶,歷任男友只要稍加吮吸,陳淑宜馬上就會淫水直流,如果玩得技巧再好一點,陳淑宜很快就會達到高潮。現在被大君這麼撕咬了一番,身體很快又熱了起來,一股暖流襲向陰部,第三次高潮馬上到來。

也許是剛剛經過兩次潮吹,這次高潮並沒有引起淫水的大量流出。由於陳淑宜的蔑視,兩個男人沒有像之前那樣讓陳淑宜享受高潮,他們已經被陳淑宜激怒了。他們把陳淑宜的乳房抓出一道道淤青,傷痕累累,一隻乳頭甚至被咬出了血,再這樣下去,乳房就要毀了。

忍著乳房上的巨痛,陳淑宜咬著牙說:「大君哥你的肉棒軟掉了嗎?需不需要我的嘴巴幫幫你!」

「你這死妓女,敢輕視我!」大君暴怒,還沒有哪個女人敢在被虐時還如此嘴硬。

陳淑宜被拖下了床,重重的摔在地上。

「哎喲!」陳淑宜知道,救回了乳房時是暫時的,接下來的虐待更不會輕鬆了。

陳淑宜的頭被頂在床邊,嘴被扒開,一根肉棒塞了進來,「哦,還好,沒李龍山的粗壯,不過……喔……」陳淑宜嘴裡的肉棒第一下就頂入的喉嚨。

一陣子噁心,陳淑宜翻了白眼。

李龍山配合著,將陳淑宜的頭扳正,調整到最利於大君插入的角度,並固定住。

如果說剛才虐陰時,大君還有點憐惜之意,現在只剩下喪心病狂了。他每一次插入都是直達喉嚨,根本不把陳淑宜當人,只是把陳淑宜當成了沒有生命的性玩具,就算是陳淑宜練就了深喉之功,也是承受不住的。

陳淑宜那絕美的臉龐下留下了兩行清淚,美妙的玉體隨著大君的反復插入不停的痙攣抖動。但這一切沒有換來大君的饒恕,隨著大君成功的將龜頭整個幹入陳淑宜細細的食管,陳淑宜疼得小便失禁暈了過去。

陳淑宜蘇醒來後,眼罩已經打開,手也自由了。她定眼一看,兩個男人正坐桌邊飲酒。

「這藥真好使,把這熟女變得這麼賤。」說這話的是大君。

「那當然了,我買的嘛。不過話說回來了,你下藥太猛,整包給她吃下去了,網上說無論什麼人,一次頂多20克。你搞上一包,今天晚上非出人命不可。」李龍山開始擔憂起來。

「你放心!我還沒射呢。等下再狠虐她一次,射她一管,然後就把她扔了。嗯,扔遠點,喂她這麼多藥,就算不被虐死也活不成的。」大君的確還沒有射精。

「不過她體質真好,被幹得這麼厲害都沒死,換別人早不行了。你最好直接虐死她得了,以免後患。」李龍山開始準備後事,「我去燒掉她的衣服,免得留下禍根。」

見李龍山去燒自己衣服,陳淑宜微笑了一下,挺好,用不著自己費事了。見大君一個人坐著抽煙,於是爬了過去,仰望大君,眼光中無限崇拜。

大君吐了一口煙,斜著眼,說:「你真像條母狗!」

陳淑宜並不說話,替大君脫下拖鞋,捧著髒腳,伸出舌頭,仔細的替他舔腳趾頭。

大君很驚訝,如此清秀的美女,被自己虐成這樣,還在舔自己的腳趾頭。

「我剛才失禁了,把這里弄髒了。我應該受到懲罰的。」

陳淑宜舔得很仔細,從趾尖到趾縫,所有的汙垢都被一一舔掃出來,像是在為大君洗腳。從大腳趾到小腳趾,一個也不錯過,然後反復舔掃腳底,將所有的汙垢全部卷食到自己嘴裡,然後咽了下去。

「真好吃。」陳淑宜淫蕩的說。

「你體質不錯,被幹成這樣居然一點事都沒有。一般女人早掛了。」

「嗯,因為大君哥幹得我很嗨啊。對了,我暈過去後,你們對我的身體做了什麼?我想,你們不會浪費吧?」

「真聰明!」大君讚歎,「你真是既美麗又聰明的女人,我們也沒做太多的事。首先就像奸屍一樣把你狠操了一通,你的身子居然還高潮了一次。然後就是把半根筷子插到你陰道裡了,還有我們覺得你的奶子真的很不錯,又圓又堅實,於是就在你奶子上摁了幾個圖釘,別的事沒做。」

陳淑宜低頭看了一下,奶子上有四顆圖釘,紮得好疼,陰道裡也隱隱作痛,「你真狠心,把好端端的乳房糟蹋成這樣。」

「你的陰道恢復能力很強啊,你暈過去之後,我們反復操,很快就恢復了,每次幹都很緊。真是個極品。」

「那怎麼不射在裡邊呢,難道不行……啊!!!」

大君突然伸出左手,抓住一隻奶子用力揉捏。

「啊,好疼,好疼啊……」戳入乳房的釘子更深的刺痛了陳淑宜,陳淑宜本能的抓住大君的左手,希望他輕點。可是大君的右手來了,他的右手還有根點著的香煙,他直接將煙頭摁在了陳淑宜光潔的背上。

「啊,痛啊,真的好痛!」陳淑宜疼的眼淚又流了出來,自己剛剛為這個男人舔了腳,做了這麼下賤的事,可他卻加倍的虐待自己,難道自己在他眼中真的只是一個性玩具嗎?

大君鬆開陳淑宜,陳淑宜立刻癱坐在地上,不停的哭泣。

大君喝了口酒,說:「自作自受!自己把陰道裡的筷子取出來吧,我插得不深。」

陳淑宜哭了伸手在自己陰道裡尋找筷子,可是經過剛才的折騰,本來插不得深的筷子,似乎摸不到了。

「請你幫幫我,我夠不著啊。」

「幫你?你這妓女的陰道真髒,我可不想碰。」

「求你了,您大人大量,別跟我這麼爛的女人一般見識,行行好,幫我把筷子取出來吧。」陳淑宜哭著求道。

「……」

「我就是個妓女,爛貨,做妓女都沒人要,活該被操成這樣,都是將死之人了,陰道裡還帶著東西,讓人看到一定會懷疑的。」

「哦,這是麻煩,好吧,我來替你取出來。」大君覺得陳淑宜的話很有道理,如果被人發現陳淑宜的陰道裡有半根筷子,這的確是個追查的線索。

「你站起來,把腿放在桌上,張大。」

陳淑宜一一照做,把自己的陰道張到最大,大君將自己的兩根手指塞了進去,在裡面不停的攪動。

「啊啊,好羞恥,啊……」陳淑宜覺得自己主動央求一個男人把手指塞進自己的陰道已是羞恥之極,現在這個男人還用手指在自己陰道裡不停的攪動。

「啊,你,到底是玩我,還是取筷子啊。」陳淑宜覺得自己的淫水已經流出來了。

筷子順著淫水,很快滑了出來。陳淑宜覺得自己似乎又要高潮了,已經記不清自己今晚高潮多少次了,好累啊。

李龍山回來了,「喲呵,這做妓女醒過來了呀,又幹起來了。」

「呵呵,剛才她給我舔了腳趾頭,真是賤到家了。」大君很得意。

「操,我就離開了一會兒,又讓你佔到便宜了。」

「主人,我也替你舔腳趾頭吧,反正我就是這麼個賤貨。」陳淑宜說著就跪了下來,打算去舔李龍山的腳舔頭,卻被李龍山一腳踢翻。

「啊,主人,你……」陳淑宜沒想到自己如此下賤的動作換來的竟是這個。

「哼,你的嘴這麼髒,我才不要呢!」李龍山輕蔑的說。

「哦,那要怎麼說,主人才會滿意呢。」

李龍山沒有說話,將腳從拖鞋裡伸出,在地上踩了一下,帶著地上的灰塵,將腳抵在陳淑宜的陰道口。

陳淑宜明白了李龍山的意思,輕歎了口氣,平躺在地上,張開了大腿,默默的等候李龍山的踐踏。

李龍山將髒兮兮的腳趾一個一個的塞進陳淑宜的陰道,用陳淑宜的陰道裡的淫水洗腳。而陳淑宜只是儘量的張大雙腿,使腳趾頭更方便的插入。

「哈哈,這個賤貨的陰道讓我的髒腳給操了。」李龍山得意的滿臉通紅。

「主人,您插得還不夠深哦。」陳淑宜又在找死。

「操,你真賤!」李龍山狠狠的將腳插入,準確的說,是踏入,居然將五個腳趾頭全插入了,而且還繼續向深處插去,不一會兒,半個腳掌都進去了。

陳淑宜的回應只是一聲聲勾人魂魄的呻吟,「嗯……嗯……用力……嗯……啊……我好賤……沒人比我更賤了吧……啊……」

「她開始胡話了,是不是要死了,這藥力到了最後,是不是胡言亂言啊?」大君問道。

「我也不清楚,應該是吧。」李龍山抽出自己的腳,腳上沾滿了陳淑宜的淫水。

「我真是個賤貨啊,被人操成這樣還不滿足,我怎麼沒有賣陰道當妓女啊,好浪費……」陳淑宜呢喃著,「我真應該去當妓女,讓天下所有的男人排著隊操,永遠不要穿衣服了,就躺著床上讓任何男人操,讓他們虐,虐得粉身碎骨也是應該的。」

「太刺激了!這貨賤到家了!」受到陳淑宜淫詞浪語的刺激,大君騎上陳淑宜,雙手托起她的頭部,用龜頭在陳淑宜的臉上磨擦。

陳淑宜微笑了一下,她是個善解人意的女人,大君的期望她又怎會不清楚。「這次,可要輕點哦。我會讓你滿意的。」她輕輕的張開嘴,伸出了舌頭。

大君立刻將龜頭送到陳淑宜的舌頭上。陳淑宜耐心的用舌頭反復舔掃了肉棒,先是用舌面卷掃龜頭,再用舌尖挑動肉棒上的馬眼,將龜頭分泌的黏液全部吸食入自己嘴裡並咽下,然後肉棒根部開始,仔細的舔掃肉棒,最後將肉棒整根吞入,不停的吞吐套弄。而這次大君沒有像之前那樣完全幹入喉嚨,他只是享受著口交的服務,舒服得直哼哼。

「小賤貨,本來我也想射到你的陰道裡,但李哥已經把他的臭腳插到你陰道裡了,我就射你嘴裡好了。」其實大君剛才就要射了,只是控制住了。他太有經驗了。

「好啊,一滴也不要浪費,全射到我嘴裡來吧。」陳淑宜注意到大君表情的變化,估計快射了,於是加快了吞吐速度。

「啊,做妓女的口活也很贊啊!」沒幾下,大君就開始射精,直接在陳淑宜嘴裡口爆了。由於射得量多,而且射得急了點,陳淑宜準備不足,被精液嗆著了。隨著陳淑宜的咳嗽,精液從鼻孔裡噴了出來,噴得滿臉都是。

「精彩,真是精彩,你居然把她幹得出鼻孔裡噴精了。厲害。」李龍山讚歎道。

「今天真是太爽了,遇上這麼個小騷貨。」大君站了起來,拎起了褲子。

「好了,好了,快點結果了她吧,不早了。」李龍山對陳淑宜已經沒了興趣。「你打算怎麼處理她。」

「簡單,把刀子捅到她陰道裡去。」

「你這屠夫!就知道用刀,弄得這裡到處都是血怎麼辦?」李龍山擔心引火上身。

「你的意思難道是讓我先把她背出去,背遠點?」大君剛剛射,並不想背陳淑宜出去。

「哦,用刀子處理我,真沒勁!」陳淑宜的話讓兩人發呆。

「不是說好了虐死我嗎?是這藥沒用,還是你們自己沒用?」陳淑宜再次刺激兩人的底線。

「好吧!爛貨,我不用刀子,一樣讓你死得痛快,依你所言,虐死你。」大君又被陳淑宜激了。

「對,虐死她,大家都放心。」李龍山也同意這樣處理方式。

「那這樣吧,趁我還能走動,我隨你們到外邊,走遠點,找個沒人的地方,也省的你們費勁。」陳淑宜的話再次令人瞠目結舌。心中卻想到外面一走,出面的手足就會馬上救她了。

「也對!你起來吧,隨我們走。」李龍山和大君說著打開了倉庫大門,朝外走去。

陳淑宜掙扎著站了起來,光著身子跟著他們朝外走。其實也沒有走很遠,只是遠離了倉庫,到了廠區宿舍附近的樹林裡。「哦,我明白了,他們以為如果我死在這裡被人發現,不會懷疑到他們身上。畢竟這附近男工更多。」陳淑宜暗想。

「就這裡,你躺下!」

陳淑宜聽話的躺在草地上,「你們是要在這裡虐死我嗎?在這裡如果虐得太厲害,萬一我哭鬧起來,驚著人就糟了。」陳淑宜沖著他們微笑。

聽著陳淑宜的話,大君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這是真的假的?李哥,你的藥這也太厲害啊。她死到臨時還替我們著想,看來已經大腦錯亂了。」

「我買的藥當然是最厲害的!就算不虐殺她,她也活不長了,只是時間問題。」李龍山很自信。

「既然如此,能不能這樣。請你們盡情的虐我一次,我儘量不發出聲音,不會驚動別人。虐死我拉倒,萬一沒能虐死我,請讓我自生自滅好了,我想慢慢享受性虐的快感。」陳淑宜懇求道,生死在此一搏了。

「行,看在你處處替我們著想的份上,就讓你自生自滅了。不過,虐還是要狠虐一把的,看你運氣了。」大君奸笑了一聲。

「好吧,請便吧。我好期待。加油!」

陳淑宜感覺陰道被塞入一個尖尖的東西,「不是不用刀子嗎?好沒意思。」

「賤貨,不是刀子,是你的鞋。」

陳淑宜明白過來,自己的高跟鞋的鞋跟很長,而且很細,原來是這個插進來了。

「有點痛啊,不過我不會出聲的。」陳淑宜覺得這點疼痛還可以接受。

李龍山彎腰把陳淑宜奶子上的四顆圖釘一一撥了下來,然後用釘尖在陳淑宜的肚子上寫了幾個字,陳淑宜咬著齒沒有出聲,疼得直冒汗。

「今天謝謝你們,讓我享受了如此美妙的夜晚。」陳淑宜這句話是真心的,「我的身子好玩吧!最後再肆意的虐我一把吧。讓我最後再享受一下。」

大君自信的說:「恐怕你享受不了,我這一招還沒有人受得住。」說著用雙手拎起陳淑宜的雙腿,一腳向插著高跟鞋的陰道踹了下去,整個後腿完全插入了陳淑宜的陰道,細細的長跟刺入了陰道最深處。

「啊!」陳淑宜疼得叫了起來,李龍山立刻捂住了她的嘴。

見陳淑宜叫不出來了,李龍山鬆開了,可是他們聽到了一句令他們眩暈的話,「好刺激啊,陰道裡好爽,再多來幾下!」

大君再次拎起陳淑宜的雙腿,李龍山也捂住了她的嘴,大君玩了命一樣,向著高跟鞋狠踹了十幾下,每一下都用足了力氣。

陳淑宜除了流淚以外,被捂住嘴的她什麼也說不出。

高跟鞋釘入了陳淑宜的陰道,夾在了裡面,跟尖刺在陰道裡,生疼。大君喘了口氣,罵道:「你不是妓女是什麼!賤貨。」

「哦,是呀,我是妓女啊,爛到骨子裡的賤貨,騷陰道,我說過,你們可以對我的身子做任何事,可是,你們對我太憐愛了,我這樣的賤貨,怎麼配得到你們的憐惜呢,人家還沒有喝到你們的尿呢。」

兩個男人已經說不出一句話來,這個女人的淫賤程度已經超越了他們的想像。

「你們喝了這麼多啤酒,沒有尿嗎?」陳淑宜懶懶的舒展開自己的身子,幽幽的說,「我好渴!」

兩人都不是傻子,他們立刻圍了上來,對著陳淑宜的臉、乳房、肚皮、四肢以及塞著高跟鞋的陰道陰道,將滾熱的尿液撒了下去。

「妓女!你這身子也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玩過的,我們來給你洗洗,也知道能不能洗乾淨!」大君的尿最多。

陳淑宜閉著眼睛,任由他們對自己的身子進行最後的踐踏。當有尿液撒到她臉上時,她還微笑張開嘴伸出舌頭,讓他們把尿液撒進自己的嘴裡,並喝下他們的尿。

兩人一邊尿,一邊罵著:「這可真是個徹頭徹尾的爛貨,被操成這樣,居然連尿都喝了,做雞都沒人要了。」陳淑宜默不作聲,被操成這樣,連自己雖然也覺得自己很爛。但人家是以為自己是吃了過量的春藥後才會表現的如此淫蕩,而事實只有自己知道,自己真是個頂級騷貨。

兩人尿完,扭頭就走,看都不看她一眼。陳淑宜知道自己在他們心中已是一文不值,而且認為自己必死無疑,不會再回來了,於是用手擦了擦臉,睜開了眼睛。

先簡單檢查一下自己飽受摧殘的身體,除了全身的尿液外,肚皮被李龍山用圖釘劃破了,寫著四個字,陳淑宜識別了一下,笑著讀了出來:「我是妓女。」呵呵,我下次就真做一次妓女,我恨不著做全廠男工的妓女呢。哎喲,陰道好痛啊,高跟鞋還深深的卡在陰道裡呢,邊上還流出一些血跡。「真是沒人性!」陳淑宜不由得在心裡罵道,「走也不把人家的高跟鞋撥出來。」

不過還好,另一隻高跟鞋也帶了出來,扔的地方離自己並不遠,看來他們還不傻,知道這鞋不能在他們那裡被發現。至於乳房,到處都是淤青,看來這段時間不能穿低胸的衣服上班了,好虧啊。

夜色朦朧,陳淑宜赤裸著身子回到指揮車上,原來所有手足都在打飛機,沒有人想到要救她...,

第二天,陳淑宜在記者會發佈,警衛員李龍山私自容留一名社會閒雜人員在倉庫內喝酒,被當場控制。經查,該人員在倉庫已經住了有幾個月了,且身份不明,目前已交警方帶走。據警方透露,這個身材高大的廠外人員是一名因虐殺多名少女而遭到網上通緝的在逃犯。

陳淑宜又立下大功了。

陳淑宜摸了摸腳上的高跟鞋的細長跟,喃喃的說:「這個大君,踹得還真狠。弄得人家陰道陰道裡到現在還有感覺呢,要好好養些日子呢。」打了個電話「重案組,看看有沒有未破案的風化案,都送來我處,越變態越好。」

陳淑宜面上露出一絲絲淫笑。

Tags: ,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相關文章:
人妻外遇實慾
夜半偷香小姨子
我和一個大姐的故事
妻子的秘密
同學妻子做愛
懷孕的少婦
兩個老公真好
胭脂口紅系列之雅姿和艷女
在狹小衛生間裡的性愛
不要拔出來!射在裏面
熱門小說:
人妻外遇實慾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