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綠帽到淫妻 人妻美婦

回家,終於回家了,剛下飛機,就有一種莫名的解脫感。這次的工作實在是太累了,出差了整整兩個月,而且是外派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廣西,可算是把我累著了。

收拾了這一身皮囊,帶著愉快的心情往家裡趕去。我並沒有告訴妻提前回家的消息,明天即是我們結婚四週年紀念,我想給她一個驚喜。

夜晚的春城,車流湧動,空氣中瀰漫著糜爛的氣息,彷彿在提醒著我,家裡有個美妻在等著我,弄著我下體也蠢蠢欲動。

計程車很快帶我回到了家,走在家門口,看著那熟悉的家門,心情不由得激動了起來。我輕輕的用鑰匙打開門,客廳有盞夜燈,玫紅的燈光灑在家裡,是那麼的充滿情慾。我輕輕的走到臥室門口,臥室門虛掩著,屋裡卻傳出了我這一輩子都無法忘記的聲音。

妻那急促的呻吟聲,那一聲聲叫床刺破了我的耳膜,我從虛掩的門縫往裡望去,妻正騎在一個男人的身上,不停地上下抽動,那個曾經只有我握著的乳房,如今卻被別人緊緊地抓在手裡,不停地玩弄著。妻明顯的性奮了,叫聲也越來越大,口裡也在呢喃:「親愛的,快幹我……親愛的,用力……」

腦子裡一片空白,半晌才回過神來。我該怎麼辦?心已經死了,我很想衝進去,直接暴打那男人一頓,但是,這又有什麼用呢?妻的心,怕是不在我身上了吧?我默默地掩上房門,走進了家裡的客房,耳邊,依舊是妻那急促而又性感的叫床聲。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世界像是停止了一樣,妻終於在大喊了一聲「我要到了」之後,房間裡停止了動靜,只有喘息聲。我看了下表,從我回到家,已經過了二十分鐘,也許妻現在正抱著他,享受他溫暖的懷抱吧?

我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妻說話了:「你不能留在家裡,我怕老公會突然回來。」

那男人說:「不會就這麼巧吧?他今天能回來嗎?他有給電話你麼?」

妻回答說:「今天一直都沒有打來呢!我還很奇怪,以前每天他都會給我電話的。」

那男人一邊笑一點答:「小雨,難道你怕麼?」

妻好像捶了一下那男人,說:「我還是很愛我老公的,和你上床,還不是被你引誘的,你就是故意的。」

那男人答:「呵呵,我就是故意的。我看你就是悶騷型,果然,你在床上真是尤物,弄得我爽死了。你舒服嗎?」

妻像一邊親吻他一邊說:「舒服的。不說了,你趕快穿上衣服,悄悄的走,注意不要讓鄰居看見了。」

男人一臉的不樂意,說:「這麼快就要我走啊?我想在這裡過夜。」妻很決絕的說:「絕對不能,你不要想了。我給你穿衣服,走了哈。」後面,就是一陣穿衣服的聲音。

妻和那男人走出了臥室,妻說:「我不送你出去了,你自己偷偷走哈。」

那男人抱著妻,親了親,說:「我走了,什麼時候想我了,就給我暗號,我們約出去。」

妻說:「盡量不見面了,這兩天我夠瘋狂了,我已經對不起他了。」

那男人說:「那隨你吧,反正有事就打電話給我,隨叫隨到,和你一起挺舒服的。」

妻說:「好的,我知道了。」

那男人輕輕的開了門,走了。這一切,我在客房裡聽聽清清楚楚,聽得我血脈賁張。我打開了客房的門,妻背對著我,明顯嚇了一跳,轉過身來顫抖的說:「誰?」一對眼,就是一楞。

妻呆在了那裡,臉上還帶著剛做完愛之後的潮紅,我冷冷的看著她,時間在這一刻凝固了,時鐘的「滴答」聲是那麼的令人窒息。我們就這樣站著,沒人說話,死一般的寂靜。

片刻之間,妻彷彿回過神來,走過來想抱我,我用力的推了她一下,她一屁股坐到了地毯上。妻手足無措,想解釋:「老公,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這樣……」血一下子充上了腦門,我拎著她的衣領,像小雞一樣把她拎起來,大吼:「那你說,是什麼樣?」

妻一下子萎靡了下去,什麼話都說不出來,眼淚一下子從她眼裡湧了出來。我把她扔在沙發上,說:「你進來。」

走進臥室,裡面還是一股糜爛的氣息,精液的味道混合著汗水的味道,床上還是那麼的淩亂,地上,幾大堆濕黏黏的衛生紙和幾個套套是那麼的刺眼。

她顫抖著身體走進了臥室,看也不敢看我,我說:「小雨,你自己說吧,他是誰?我告訴你,我一個小時以前就回來了,當時我就想進來暴打你和那男的一頓,我忍住了,我就想當面問問你,你這麼做是為什麼?」

妻一下子跪倒在我腳邊,抱著我的腳,不停地抽泣著。我甩了一下腳,說:「你就這麼耐不住寂寞嗎?我才走了兩個月,你就能給我戴帽子,我要走半年,你是不是還要給我生個娃下來?你說啊,你說。」

妻依舊在哭著,一句話不說。我看著妻,一股不知道什麼滋味湧上了心頭,恨?同情?可憐?憤怒?我也不知道。

「你起來吧,」我看著妻說:「你這樣跪著也沒用。起來,我們好好談談,不好好說,我們只能走到盡頭了。」

妻這才給了一點反應,她哭得更大聲了,一邊哭一邊說:「不要,我不要,老公,我不要……」

我看著她,擡起了她的下顎,看著她的眼說:「這不是你說要不要的問題。你起來,把事情說清楚。」她看著我,眼裡透露著絕望,慢慢地站了起來,坐在了床上。

我看著她,看著床上那一斑斑混合的液體,說:「現在我問什麼,你必須如實回答,不要再騙我了,把我們都逼上死路。」她低著頭,抽泣著答應了。

「你們什麼時候開始的?他是誰?」我無力地問。

妻遲疑了一會,說:「他是我同學,我們在一起就是這兩天。」

我接著問:「真的是同學,不是你的情人之類的?」

妻的聲音急了起來,說:「真的是同學,老公,我再也不騙你了,真的是同學。」

其實從男人臨走之前他們在客廳的對話裡,我就隱約聽得出來妻還是愛著我的,可是我一時真的接受不了這個事實,煩躁得像頭野獸。

我又接著問:「你們做了幾次?」

妻明顯不想回答問題,也許她根本沒想到我會這麼問,一時間,房間又沒聲音了。

我明顯的煩躁起來,說:「小雨,你沒聽見嗎?我問你,你們做了幾次?」

妻子看著我漲紅的臉,似乎是有些害怕,遲疑了幾下,輕輕的說:「昨天到今天,做了五次。」

我又問:「他有射到裡面嗎?」

妻子忸怩了一下,小聲的說:「最初幾次是有戴套的,可是後來他帶來的套都用完了,就……就射到裡面了。」她說完之後看著我的眼睛,接著又說:「老公,你打我吧,只要你能解氣,怎麼打我都沒關係。」

我看著妻子,看著她那熟悉又陌生的臉,說:「打你又什麼用,事情都已經發生了。我真的很無力,如果我沒發現、什麼都不知道,那該多好,可是我什麼都聽見了、看見了,他揉你的乳房,他享用著本來只能我享用的身體。」我摸了摸妻的下體,繼續說:「你下面還帶著他的體液,你叫我怎麼辦?」

妻又開始哭了起來,聲音越來越大,我煩躁的摀住她的嘴,說:「別哭了,快去洗澡,今天我去客房睡,你想來客房就來客房,不想來就算了。」說完,我甩開她的手,走到了隔壁的客房,心卻還是無法平靜下來。

許久,聽到衛生間裡妻洗澡的聲音,一遍一遍,洗了很久,水聲夾雜著哭泣聲,讓我也很是惆悵,我在想:『我該怎麼辦?』其實我也沒有想好,事情來得太突然,什麼準備都沒有就發生了,讓人心力交瘁。

妻洗完澡了,穿著那件我最喜歡的睡衣走進了客房來,怯怯的問:「老公,能讓我在客房睡麼?」我說:「隨你。」

她慢慢地躺在床上,頭窩在胸口,一言不發,背對著我,像個小蝦米一樣。男人果然是下半身動物,看著性感的妻,此時的我,居然依舊有了生理反應。

妻或許是感覺到了我下身的異樣,她轉過身來,想把手伸進我的內褲裡,我制止了她,雖然有反應,但是我完全沒有心情。

我說:「你把頭轉過來,我們好好說說。」妻已經停止了哭,或許是絕望了吧,她轉過頭,看著我,我說:「你還愛我嗎?小雨。」

她毫不遲疑的就回答了:「愛,我當然愛你,當你要和我說離婚的時候,我都崩潰了。」

我繼續問:「那你如何解釋今天的事情?你明知道我最恨什麼。」

妻遲疑了一下,好像下定了決心,她說:「我知道我很愛你,但是我管不住自己的慾望。老公,你在家的時候,我們是天天做愛啊,兩個月,我忍得太辛苦了。」

我吃驚的看著她,彷彿不認識她一樣,我的妻,怎麼會是這樣子?

妻看著我,說:「老公,這麼久以來,我也想和你說說心裡話,我怕過了今天,離婚了,我就不能再和你說了。」

我無力的答:「你說吧!」

她說:「老公,嫁給你真的很幸福,這四年來,我一直被幸福包裹著,我們是彼此的初戀,我的第一次也給了你,在性生活上也是很和諧,我真的很幸福。不過我發現,我的慾望很強,以前你天天在家,我每天都能和你做愛,才沒顯現出來,但是這次你出差,我就發現了,我本來想自慰,但是滿足不了我。我忍了五十天,但是終於忍不住了,剛好他電話挑逗我,我就做錯事了。我知道你肯定覺得我是髒女人,但是既然都到這步了,我們就開誠佈公的說吧!」

我半天被噎得說不出話來,妻子又繼續說:「老公,其實這一切不光是我的錯,你還記得以前我做愛很笨拙的時候,你是怎麼調教我的嗎?每天晚上,我們看著A片,學著裡面的姿勢,看著裡面的情節。你還喜歡我說髒話,喜歡做愛的時候罵我,還經常幻想著找其他的男人一起像A片裡面那樣幹我,潛移默化,我的性慾被你完全地激發起來,我從一個純情的少女變成一個悶騷的少婦。」

我知道,妻說的都是真的,雖然我很抗拒戴綠帽子,可能是固有傳統心理作怪,但是我的確有一些淫妻傾向,這個我是知道的,但是事實發生在我身上,我還是無法接受。

妻繼續說著:「老公,你是不是也有一些淫妻傾向?我經常看你偷偷上夫妻交換之類的網站,有的時候還看著別人的妻子打飛機,還發帖子說幻想和別人一起來幹我。」

我說:「你都看見了?」

妻說:「是的。其實我不反對的,自從我發現我身體的慾望的時候,我甚至還渴望你和我提出這些要求,但是你一直只是在我們做愛調情的時候說下,我就當作不知道了。」

我說:「但是,現在是給我戴綠帽子,你這是騙我。」

妻說:「是的,我是做錯了,老公,你罵我吧,怎麼折騰我我都不怪你,只要你不要提離婚。」

我沈默了,傳統固有心理使我很難面對妻子出軌這個現實,但是妻子的一番話,卻激發了心底的潛藏已久的慾望,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才好了。

妻看我長久的不說話,轉過來抱著我,熾熱的胸部貼在了我的胸前,我的下體頓時一柱擎天。妻慢慢地把手伸進了我的內褲,套弄著我堅硬的雞巴,一邊呻吟一邊和我說:「老公,要嗎?想要我嗎?」

在幾個小時以前,這個女人還在別人的身下婉轉呻吟,現在卻在挑逗著我,而我,不爭氣的慾望卻向一團火一樣燃燒了起來,心裡的一個惡魔在我耳邊使勁地喊:『幹死這個女人!叫她出軌,叫她給你戴綠帽子。』

我粗暴地撕掉妻的睡衣,一具潔白的胴體就顯露在我面前,那是我多麼熟悉的身體,高聳的乳房、紅色的葡萄、淺淺的陰毛、濕潤的小穴,幾個小時以前卻被別的男人肆意享用,還把精液注入她身體最深處。我連前戲都沒做,抓過妻的身體,擡起她的雙腿,將脹大得有點猙獰的雞巴用力地向妻的小穴裡插進,猛力地抽插起來。妻的小穴裡面很濕潤,我彷彿感覺到那男人的體液混合著妻的淫水包裹著我的雞巴,像嘲笑我一般。

妻大聲的呻吟了起來,屁股不斷地扭動,會陰不斷地上挺,以迎接我雞巴的進入,邊呻吟邊說著平時我們做愛時候的情話:「老公,幹死我這個小騷屄……老公,我是騷貨,快幹我,快,快……」

正好我的憤怒無處發洩,在她的呻吟刺激下,我一次比一次用力、一次比一次插得深,很快,混合著兩個男人體液的淫液順著妻的大腿流到了被子上。就在我要達到爆發頂點的時候,我把雞巴從小穴裡抽出來,暴力地塞進了妻的嘴裡,妻並沒有反抗,也許是因為愧疚,也許是因為補償,她順從地含住我的雞巴,前後吮吸了起來。

看著她嘴角的白漿,看著她跪在我面前像奴隸一樣,一陣復仇的快感瞬間襲來,我射了,將存了兩個月的精液全部噴發在妻的嘴裡。妻含住我的雞巴一動不動,待我平靜,雞巴軟掉之後才吐出雞巴,將精液吐在了手裡,接著起床去洗刷全身。

我就像一條泥鰍一樣軟癱在床上,渾身無力。我一邊恨我自己,她剛剛出軌了,體力還存有別人的味道,我卻和她發生了關係;一邊卻隱約有些快感,就像那男人刺激了我,讓我這次的性愛爆發得如此完全。

妻很快洗完了,赤身裸體的走了過來,陰部紅紅的,如同初生的嬰兒一般。她上床抱著我,撫摸著我軟掉的雞巴,說:「老公,你現在感覺好點了嗎?」我懶懶的答了句:「嗯。」

妻說:「你就沒什麼問我的嗎?」我別過頭說:「現在什麼都不想問,影響心情。」

妻固執的扳過我的頭,讓我枕在她的咪咪上,說:「我覺得你今天晚上好勇猛,是不是有種復仇的快感?」

我不由得一愣,擡起頭,看著她說:「你怎麼知道?你怎麼這麼瞭解我?」

妻笑了一下,這是我們這次見面的第一次笑,她說:「知老公莫若老婆,你的性格我還是瞭解的,所以你有淫妻交換的想法我一點都不奇怪。其實我也有點期待,主要是你調教的。」

我說:「這個事情以後再看吧,你能保證以後不發生這樣的事情嗎?」

妻像小孩子一樣,嘴一噘,說:「我保證,精神絕不出軌,肉體等老公幫我出軌,其實我就是控制不住慾望。」

我說:「反正我心裡就是有疙瘩,這個事情還是不說了,剛才在門邊聽到你們在裡面做愛,簡直快要崩潰了。」

妻親了親我的臉,說:「是一時解不開心結吧?其實老公你還有偷窺欲,你不是經常上論壇對著別人的妻子自慰嗎?」我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也不知道怎麼回答,妻繼續說:「其實這種事情是相互的,你潛移默化影響了我。」

我說:「也許是吧,平時我們互相交流不夠,我雖然一直有這種傾向,但是也沒和你說,我以為你不會同意的。」

妻刮了刮我的鼻子說:「笨,以後有什麼事情要互相商量,我有任何事情會先和你說,你也一樣。其實剛才我洗澡並沒有洗我的小穴裡面。」

我很奇怪,問:「為什麼不洗?難道你想保存著,想留著氣我?」

妻說:「我知道老公你也管不住自己的雞雞,而且你一直有這種癖好,我是故意的,留著就是為了讓你更用力地幹我。」

我打了個冷顫,我的妻,實在是太瞭解我的性格了,把我吃得死死的。

妻說:「老公,我們推心置腹的說了這麼多,你能原諒我麼?」

骨子裡我也是一個悶騷淫蕩的人,之所以開始那麼憤怒是因為她騙我,加上固有的綠帽情結,讓我陷入了這個死結。現在妻的一番話,讓我終於不是那麼難受,雖然她肉體背叛了我,但自始至終精神上還是依附我的,她依舊是愛我的。

我第一次抱了抱妻,說:「過去了的就過去吧,以後不要再騙我了,我原諒你這一次,但是絕不會有下一次。」妻又輕輕的抽泣起來,抱著我,相對無言。

「就這樣過去吧,」我說:「男人結婚後,誰不戴幾頂綠帽子,區別是明綠還是隱形綠而已。」

Tags: , , , , ,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相關文章:
少女高中同學
家裡的浴室
寵溺的女兒
除夕夜
在KTV幹同班女生
大學學妹
廿二歲的學生小姨子
女學生到淫蕩俏婦
和我大姨子一起3p
用粗大的雞巴征服了她
熱門小說:
少女高中同學
家教老師和她女兒
女友小艾
老公和他的朋友
咖粉紅色奶頭的正妹
堂姊
暴姦白衣天使
和空姐做愛
我和3個校花的故事
美麗的家庭主婦-計程車司機